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下午一点半,学校的上课铃声准时地响了,教学楼里面慢慢的变成一片安静。 中午的喧闹嬉笑声随着老师的脚步很快地消逝,学生们端坐在课堂上,等待着老师传授知识。当然,秋日的下午是慵懒的,部分学生经过了上午的喧闹嬉玩,下午难免开始哈欠连天,伏案瞌睡,老师们的粉笔头便在授课的间隙,不断寻找着目标,准确地落在那些偷懒的学生脑袋上。 然而,今天的下午高三的一个班级,却醒目地少了4个学生,班主任在没有看到他们请假条的情况下,突然没来,这在班主任的定义下便是逃课。这几个人便是田庆和他的三个跟班。班主任很快就分辨出来到底是谁没来,虽然对于田庆,班主任并没有告状的想法,但是其他三个人,哼!明天来了一定要给他们一个公开处分才行!班主任恶狠狠地想到。却不知道这三个人可能永远无法出现在他面前了。 此时的田庆已经回到了自己在市区的另外一套房子里。他坐在沙发上,旁边的邵美琪头颈上赫然带着一个银质的项圈,上面链条的另一头握在田庆手中。她乖巧得如同一只波斯猫般浑身赤裸地蜷缩在他的怀里,任由太子的手掌搓揉着她湿润的敏感地带,口中不断地吞吐着那根半软不硬的肉棒。她发育良好的丰满乳房紧紧地压在田庆的大腿上,是不是地扭动着上身,用乳头滑过男人的大腿,感受口中肉茎的跳动。 田庆的肉棒散发着性臭的气味,混合着腥臊的淫液和恶臭的粪便味道,直直地冲入邵美琪的鼻腔,然后深深顶入少女柔嫩的喉咙口,而饱经调教的邵美琪只能强忍着恶心呕吐的感觉,极力逢迎,让男人的肉棒尽快在自己的口中射出,避免眼前这个恶少使用更可怕的手段摧残自己的身体。 田庆不断地用手指探入少女紧缩的肛门和肉穴中,享受那骚屄嫩肉紧夹感觉的同时,也不断地抠挖着剧烈蠕动的鲜红嫩肉。看着伏在自己胯下的温驯少女不断地发出急促的喘息,自己的肉棒也情不自禁地又一次坚挺了起来,刚才在少女的口中发泄过快感的肉茎,又一次地随着自己的动作深入了少女的喉咙。 正当田庆再一次打算入侵少女菊花后肛,享受一下肛肉夹裹肉茎的紧缩感的时候,他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田庆随手接过电话,拍了拍少女的臀部,邵美琪会意地爬了起来,转了个方向后,乖巧地将自己的大腿并拢,臀部高高地翘起,双手扒开自己紧密地臀缝,将菊花后肛完全地暴露在男人面前,等待着男人粗暴的侵入。 一个冰凉的粗大物体慢慢地侵入了邵美琪的肛门,邵美琪感觉到并不是火热的肉棒,便知道田庆又要使用那些塑胶玩具来开发自己的身体了。一边在心里流淌着屈辱的泪水,一边忍受着恶少使用塑胶玩具进入自己的身体。扩张的刺痛感传来,邵美琪忍不住轻轻地呻吟了起来。 巴掌重重地抽打在少女高翘的臀部,邵美琪感觉头皮一紧,疼痛感使得她痛呼出声,整个头部被拉向背部。" 臭骚货,没看见老子在打电话么,还发春叫个屁啊!再叫老子把你的骚屄屁眼嘴巴都用东西塞起来!听见了没有?" 田少恶狠狠地说道,一边骂着,一边用力将那个粗大的肛门塞塞入少女的柔嫩肛门中,然后不断地搅动了起来。" 他妈的,上次差点夹断老子的肉棒,先给你扩扩肛门! " " 知……呜呜……知道了……骚母狗知道错了……请主人随便玩弄……" 邵美琪忍着疼痛,将旁边的毛衣塞入口中。如果再惹恼了田庆,天知道他会把什么东西塞进来。那个人把自己扔给田庆,就不管自己的死活了么……原来自己在他心中也不过是个玩具而已……邵美琪悲哀的想着,一边忍不住从喉咙口发出压抑的哭泣声。 " 喂……什么?查到了?叫什么?住哪儿?职业?背景?" 田庆一接到电话,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叫了起来,也顾不上玩弄邵美琪了,把开关开到最大,任由她在旁边颤抖挣扎。仔细地听着,一边拿着笔记录着什么,好一会儿才挂掉电话。 " 原来叫方志文……嘿嘿,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母亲本来是我校的任教老师……后来辞职……父亲已经身亡……果然是虚言恐吓……难道我没有奇人异士么……" 田庆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地说着。突然低头看见在旁边簌簌发抖的邵美琪,嘴角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今天晚上让你彻底舒服,期待吧!" 田庆的微笑落在邵美琪的眼中似乎化身成为了恶魔,她不知道这个恶少又要用什么样的方式玩弄她了。 只见田庆拍了拍手,从外面走进来三个肌肉濆涨的男人,问好之后垂手站立在房间中。" 这三个男人可是从事外国雇佣兵职业的,他们有很多方法可以让女人满足!今天晚上就让你尝试一下这个味道吧!" 田庆淫笑着说完,转头对那三个男人说道," 这个小妞今天晚上就归你们了,用三号药剂,不许把她玩死了,她还能创造点利益……嗯,还有,今天晚上全程录制下来,我要珍藏!去吧!"三个男人听田庆说完,点了点头,根本不顾邵美琪的挣扎和哀求,掐着她的脖子拖了出去。 " 方志文……我要你生不如死!" 田庆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最后还是如愿以偿地享受到了少女的肉体淫屄,但是那种被施舍的耻辱感却依然缭绕在田庆的心头,不除掉方志文,田庆犹如如鲠在喉。 " 喂,是刘叔么……我是小庆呀,是这样,有件事情我需要您帮忙……" 想了半天,田庆又开始拨打电话,而这时,房门推开后,又一个清秀赤裸颈带项圈的少女轻轻地走了进来,满脸红晕地坐在沙发上,将双腿分开后高高举起,任由田庆色迷迷的眼光巡视着自己刚开始发育得乳房和大腿间完全暴露的骚屄幼穴,随之而来的便是手掌的搓揉与抠挖带起的急促喘息声、呻吟声…… ---------------------------------------------- 童玉宁完全没想到过自己竟然能做出这样淫荡羞耻的姿势,即便在老公面前也是普通的男上女下,一阵耸动便结束了。可是现在的自己虽然被方志文解开了束缚,却乖乖地按照他的指示,如同一只不知羞耻的狗儿一般趴在床上,将自己羞耻的臀部高高地抬起,方便站在床边的学生粗大的肉茎能够更深入的开发自己的身体。肛门中插入的塑胶棒还露出三分之一,随着屁股的扭动迎合,一边震动着,一边左右摇摆,如同狗尾巴一样诱惑着男人的性欲。 " 这样很舒服吧,我也很喜欢母狗这样的姿势哦!我会天天让母狗这样舒服的,只要听话就可以了……" 方志文温柔的声音似乎带有不知名的魔力,经过刚才粗暴的玩弄,童玉宁似乎抛开了自己的自尊一般,完全沉浸在性欲的深渊,主动迎合着男人肉棒的冲击。 " 是……是啊……啊啊……主人的肉棒……又顶到了……母狗没有力气了…… 啊啊……母狗好舒服……母狗一定听话……让主人享受……啊啊……母狗又要到了……主人……母狗好爱主人……请主人随意享用……啊啊啊……肏烂母狗的骚屄呀……母狗的屁股也要高潮了……再快点……主人再快点……快点用肉棒肏母狗……母狗的子宫也要融化了……好奇怪的感觉……啊啊啊……要喷了……要喷了……母狗忍不住了……请主人原谅……母狗又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 被方志文一下下重重地顶到子宫,童玉宁的骚屄经过多次剧烈高潮后,这一次也轻易地被眼前的学生肏到了高潮。可是多次的喷发让身体的水分也不足了,尿道肌肉用力紧缩几下,几滴水流慢慢地从尿道流下。童玉宁浑身颤抖得越来越厉害,随着男人的冲击越来越强,终于扛不住瘫软在了床上。 而方志文很清楚,体力流失那么快的原因就是因为被他吸收过多了,身体内的元阴已经没有了,以后稍微强烈一点的刺激都会让这个美女老师产生快感达到高潮。面前的老师已经完全堕落成为淫荡的母狗了,本来正常的乳头由于多次喷乳,变得粗长起来,软软地垂下,乳晕充分凸起变大,覆盖住了三分之一的乳房面积,上面得乳刺也完全扩张开来,凸起着。巨大的阴蒂已经完全无法缩入到包皮内,豆芽一般地垂到肉茎上,好几次被肉茎的抽插带入到骚屄洞内,尖叫着达到高潮。这样的话以后不管去哪儿都无法穿内裤,最多只能穿上裤袜,而且还要比较大的,不然的话光凭敏感肉蒂的摩擦就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下达到高潮。 没想到老师的真面目居然会这么淫乱,都没有使用道具,只是药物的诱导就变成了离不开男人肉茎的骚母狗,而且还不能比自己的肉茎细小,否则的话就完全没有感觉。方志文一边抽插一边想着,比自己家里面的母狗还要极品呢!好好训练一下的话可以成为比那两条母狗更合适的吸精容器啊!她老公始终是个麻烦,不过要解决也容易得很呢! " 骚母狗,既然你那么爱主人,那么就跟你老公分手吧……主人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让你天天都这么享受,怎么样?" 方志文故意用力撞击了几下童玉宁的子宫壁,用下流的话问道。从刚才开始,松动的子宫颈就完全被突破了,方志文的肉茎完全被童玉宁破损的子宫包围着,挤压着。 " 啊啊……好好……好啊……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母狗会听主人的话…… 母狗会离开老公……会成为主人一个人的母狗……啊啊……好舒服……母狗还要…… 母狗的骚屄还要被肏……还要被肏到高潮……" 童玉宁神情迷茫地胡乱说到。现在的童玉宁完全被欲望控制,只追求着高潮的感觉,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 哦?真的很听话么……那么就让她也被主人肏好不好?" 方志文突然离开了童玉宁的身体,将紧闭的房门拉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幼女呆呆地站在门口,慌乱地看着里面淫乱的两个人。方志文戏虐地看着那个小幼女,小幼女的裤子褪到膝盖,光滑幼嫩的无毛耻丘带着一条凹进去的裂缝,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 " 妮妮!你……你怎么回来了?" 童玉宁慌乱地斥责着,完全不敢去看方志文。自己淫荡的样子居然被女儿看到了,而且看样子女儿似乎正在门口自慰,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也在,难道真的想要肏我的女儿?可是女儿的处女肉穴怎么可能经得起粗大肉棒的抽插……肯定会裂开,女儿如果被肏的话,一定会裂开的……想到这儿,童玉宁哀求着看着方志文," 主人,求求你…… 我什么都答应你……可是不要伤害我的女儿……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 真的什么都可以么……可是你的自称就已经不对了哦,违反了我们刚才的约定呢…… " 方志文将门口呆滞的小女孩抱了进来,然后在椅子上坐下,将她放在自己大腿上,粗大的肉茎故意插入小姑娘双腿间,从上面露出了狰狞的龟头。" 你看,你女儿一点都不抗拒我呢,果然是淫骚母狗的后代呀,刚才似乎在门口一边偷看一边自慰呢……是不是呀?小姑娘?哦,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来,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 不……没有……求求你主人,放过她,放过我的女儿…… 放过母狗的女儿呀!被插入的话,她会死掉的,那么粗大的东西……" 惊恐地看着方志文用肉茎在女儿幼嫩的大腿之间滑动,那个粗大的肉茎将小女孩白嫩的双腿肌肉都挤压得有些变形了,童玉宁可以想象如果小女孩被插入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同时,一丝小小的嫉妒在不知不觉从童玉宁心中冒起,主人为什么想肏自己的女儿呢,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的骚屄已经太宽松了么?可是自己却觉得身体里面已经被塞满了呀! " 我……我叫傅佳妮……今年12岁……叔叔是爸爸的朋友吗?爸爸经常跟阿姨玩这样的游戏……可是从来不跟妈妈玩……妈妈今天好开心,佳妮也很开心…… " 看着方志文微笑的样子,幼小的妮妮完全感觉不到方志文对她有什么恶意,经常偷看爸爸和陌生漂亮阿姨在家里面做爱的她,只是觉得抚摸自己的下体很舒服。 而面前叔叔的那根火热的肉棒在自己细滑油嫩的大腿根部紧贴着小骚肉穴上下滑动,那种火热的感觉让她的身体变得很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点点地流了出来。 " 是啊是啊,叔叔在跟妈妈玩游戏呢,让妈妈告诉你这个游戏怎么玩哦,很好玩的,等下我们可以一起玩呢!" 方志文微笑着说道,然后转向了童玉宁,"来吧,告诉你的女儿,这个游戏怎么玩,要说的详细一点哦,不然的话我就把刚才的东西给你女儿看,或者……嘿嘿,你也不想女儿受伤吧?" " 好……不要伤害母狗的女儿……母狗做什么都可以……" 童玉宁无奈地妥协着。不管怎么样,只要女儿不受到伤害就可以了,自己已经无所谓了,童玉宁暗暗想着。可是当看着眼前自己的女儿好奇地将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刚要开口说话的童玉宁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羞耻感,想好要说的话在女儿纯真好奇的目光下却完全无法说出口。 " 唔唔……这……这是……这是妈妈的嘴巴……呜呜……主人,母狗实在说不出口……求求主人……放过母狗吧……不要让女儿看着……" 说到一半的童玉宁崩溃似地拼命摇头,哀求着方志文放过自己,在女儿的注视下将自己所有的羞耻地方暴露出来,然后看着自己无耻淫荡的样子,童玉宁突然感觉自己变成了最低贱的妓女,正在任由男人玩弄。一边哭泣着,一边却感到,刚才那种被淫虐的快感在心中缓缓升起,让她原本慢慢干涸的骚屄肉穴再一次的湿润起来。 " 怎么了,还会不好意思么……这可是成为母狗所必须要经历的哦……" 方志文微笑着说道,可是话语中的冰冷却让童玉宁不寒而栗。这个男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自己的家庭是否还能保证完好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了。就在童玉宁忐忑不已的时候,方志文的语调突然一转," 算了,也不好让你太委屈了,这样吧,把我指到的部位的用途告诉女儿,这总可以了吧?不过我指到哪儿,就要把那个部位特别突出哦!要让女儿清楚地看到,这也是一种性教育嘛!身为老师的母狗就不要太害羞了!" 看着童玉宁无奈地点头,方志文这才得意地笑了。这个小幼女注定是自己的玩具,而且看起来的样子对那种事情并不是一无所知,然后要做的就是如何让眼前的老师心甘情愿地将女儿拱手奉上了。 " 这是母狗妈妈的嘴唇,除了吃饭呼吸之外,还要和主人接吻,用舌头让主人感受快感,最主要就是要随时替主人伺候肉茎……就是那根现在正放在你大腿中间的东西……" 随着方志文的手指碰到自己的嘴唇,已经知道羞耻的话语会让男人更满足的童玉宁,开始尝试说出不顾羞耻的话。这样的话只要男人能够满足,女儿就不会受到伤害……童玉宁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嘟起嘴巴,做着微微张开口舌服务的样子说道。" 嘴巴里面的舌头是用来缠绕肉茎,让肉茎感觉更舒服,然后还要舔肉茎的顶端,最后就是让主人在嘴巴里面发射白色液体……也就是精液…… " 羞耻的话语说得越来越顺利,童玉宁似乎完全进入了教育者的角色,仔细地说明着嘴巴的用途。 " 那么妈妈喜欢吃哥哥发射在妈妈嘴里的精液么……" 被方志文耳语几句之后的妮妮似懂非懂地问道。稚嫩的口吻让童玉宁的心中紧紧地抽搐了一下,这么可爱的女儿,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就算自己沦为母狗也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 是……母狗妈妈很喜欢吃哥哥发射在嘴里的精液……" 深吸了一口气,童玉宁一边淫荡地说着不顾廉耻的话语,一边作出了用舌头舔嘴唇的诱惑动作,将刚才残留在嘴唇周围的白色唾液卷入口中,似乎在演示如何吃掉主人的颜射。 " 这里是乳房……也是你小时候吃奶的地方……主人哥哥也很喜欢吃母狗妈妈的奶水……为了更多的奶水所以将母狗妈妈的乳房捆绑起来……然后奶头也要捆绑……这样在喷射乳汁的时候……奶水才会更多……母狗妈妈也会更高兴…… " 随着方志文的手指下移,童玉宁将自己两只饱满的淫乳奶球高高地挺起,充满奶水的奶肉在自己手掌忍不住的抚慰下,左右晃动、变形。 " 嗯嗯……小母狗妮妮的乳房也变得好奇怪……主人哥哥的手好热哦……奶头感觉痒痒的……" 听到自己女儿突然说出这样淫荡的话语,沉迷在欲望中的童玉宁突然清醒了一下,惊慌地看着方志文一边低声让妮妮说自己是母狗,一边将妮妮的上衣撩起,微微弹出的小乳房上,一粒小小的尖端骄傲地向男人展示着自己。青涩的乳房被男人完全掌握着轻轻搓揉,从妮妮微微张开的小嘴中,不断地发出稚嫩的呻吟声。 " 住手!你……你说好不伤害我女儿的……" 愤怒让童玉宁暂时忘记了药物的作用,她死死地盯着方志文,似乎要扑上来似的。 " 闭嘴!我当然不会伤害她,没看到现在她正在享受么?我只是开发一下她的身体而已,不会对她产生伤害的……不过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 方志文一边享受着青涩乳房的触感,一边轻轻舔吻着小女孩妮妮的耳垂。" 想不想和你母狗妈妈变成一样大的乳房?然后就可以让主人哥哥更舒服,你也会很舒服哦,小母狗……" " 嗯嗯……小母狗好奇怪哦……身体热起来了……那个地方……小母狗的那个地方也好热……好痒……唔……主人哥哥……母狗妮妮好像要尿出来了……忍不住了……啊啊……" 小女孩青涩的身体看起来比母亲还要敏感,平时最多只是自己的手指轻轻碰到敏感带,但是今天小女孩妮妮被方志文的抚摸弄得娇喘连连,不同以往的一种电流般的感觉,让妮妮感觉自己似乎彻底尿出来了一样。 " 不是尿尿哦……这是小母狗妮妮第一次在主人面前高潮哦……你看……这么多粘粘的都是小母狗喷出来的东西哦……来,尝尝看……" 方志文用手指在妮妮的紧闭处女肉唇裂缝处滑过,然后湿淋淋的手指完全深入小妮妮的嘴巴,搅动了起来。高潮后脱力瘫软在方志文怀抱中的小妮妮不停地喘息,当方志文将手指塞入的时候,自己略带腥臊香味的淫汁不断地涂抹在舌头和口中,小妮妮如同一只小猫一般乖乖地舔舐起了方志文的手指。 " 骚母狗继续说明,不要停!你的女儿正在学习呢!" 方志文一边命令着,一边从旁边取出刚才给母狗老师使用过的催乳剂,倒在小女孩微微隆起的小乳房上,慢慢地抹匀。然后又取过旁边还剩半碗的乳液,让小母狗妮妮吃了下去。想着等下母女两人分别将乳房中的乳汁喷射出来,或者被自己吮吸这个童颜巨乳的小母狗,方志文不由得再次兴奋起来。 " 母狗知道了……母狗的乳房被主人捆绑起来以后……快感会增强……母狗妈妈的骚屄就会做好被主人肉茎插入的感觉……被插入之后母狗妈妈就会很高兴…… 母狗妈妈是离不开主人肉棒的骚货……母狗妈妈想要被主人的肉茎插入……插入骚屄和肛门……粗大的肉棒会让母狗妈妈爽的喷水……母狗妈妈的骚屄会紧紧地夹住主人的肉茎……然后让主人在里面喷射精液……请主人快点来肏你的淫荡母狗吧……" 童玉宁深知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兽欲大发,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发泄兽欲,而且那个男人神秘莫测的能力,童玉宁也是亲眼见到的,童玉宁现在能做的就是以那种男人喜欢听的淫荡声音,将自己最羞耻的一面表露在男人面前,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在自己的身体满足,这样就无法去奸淫自己的女儿,伤害自己的女儿了。可是童玉宁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恶魔般的男人虽然让她达到了多次高潮,但是自己却一点射精的迹象都没有,那根粗大坚硬的火热肉茎依然在小女孩的大腿紧夹之后慢慢地抽动着。这个男人虐玩自己就会有快感,所以,这样的话他一定能会忍不住插入自己的身体的。童玉宁一边想着,一边捏住自己的下垂的奶头旋转,疼痛让童玉宁轻轻的呻吟了起来,似乎她的身体也在疼痛中逐渐地适应,微微的疼痛居然让那种瘙痒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童玉宁慢慢地沉沦了下去,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另外一只手则不断地磨擦揉按着自己如同黄豆芽般大小的红肿骚屄豆。瘙痒的感觉慢慢地增强,但是童玉宁感觉自己的乳头和骚屄豆却慢慢地开始麻木。 " 好痒……奶头和骚屄都好痒……求求主人快点来肏母狗……母狗受不了了…… 母狗的骚屄好想要……" 童玉宁开始慢慢地烦躁起来,敏感带的触感似乎完全适应了这样的力度,完全没有刚才触电般发泄高潮的快感。她渴望着眼前的男人大力地搓揉自己的乳房,随意地搓扁揉圆,然后狠狠地抠挖自己的骚屄,用大肉茎再次填满,让她的骚屄可以再度体验到那个销魂的高潮。 果然是这样呢……再来几次的话,就算自己的女儿也会乖乖地双手奉上,以换取自己的愉悦高潮……这个东西果然很不错呢!配合自己的能力的话,虽然不是毒品,但却有和毒品一样的效果,最终让眼前的美女老师沉沦为自己忠实的母狗,就跟自己的妈妈和小姨一样……方志文一边想着,一边从旁边包里拿出几个金属软夹。 " 呜呜……噢噢……啊啊啊啊……" 突然被夹子夹住奶头,剧烈的疼痛使得童玉宁浑身蜷缩了起来,跪倒在床上,大声的惨叫起来。方志文拉住童玉宁洁白的皓腕,阻止她将夹子拿下来,然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童玉宁死死地昂着头,犹如受刑一般浑身颤抖。高挺的臀缝正对着方志文,中间的骚屄肉唇大大地张开着,被方志文看得一清二楚。裸露的骚屄好像突然被解放般剧烈蠕动,方志文又将两个夹子夹在了女人下垂的肉唇上,本来就已经变大变长的肉唇被夹子夹住之后更是无法合拢。当方志文用绳索穿过4个夹子的孔洞,突然拉紧之后,乳头和骚屄唇同时往外分开,暴露出了鲜红的骚屄嫩肉。 此时的方志文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骚屄的蠕动,连同尿道都看得一清二楚。 当那根平时老师自己淫玩的道具被方志文一下子插入骚屄底端的时候,童玉宁终于崩溃了,积蓄已久的橙黄色尿液如同决堤的黄河水一般从骚屄尿道中喷涌而出,四散洒落在地板上,飘起了一阵腥臭淫骚的气味……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