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六年前,我还在大型国营企业里工作。当时生活节奏慢,两点一线间,除了上班八小时,就是回家缠绵小日子。

  老公笑我前身是猫迷,吃饱了就耍懒,不找个依偎就没法过。我问:「不好吗?」他说烦,但没办法,不给个身体,怕我找别人,只好忍了。我听得生气,但心里真是乐。

  老公是我的最爱,有时候我都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我这样爱老公的女人,因为在单位和同事聊天,总能听到一些些有关同科室或者同楼道大姐们的「腥点」之事。

  开始,我很不屑,不想和她们亲近,但相处久了,女人之间的琐事就把她们的这些丑事给淡化了,即是听到她们亲口说起「情人」之类的事情,也就稍微作出些「不屑」表情示以清高外,似乎还有想听下去的欲望。

  在我们科室对面,有个小姑娘,清瘦高佻,文文静静。她叫郝梅,是前年才参加工作的,因为年龄小,而且性格有点内向,就在这堆人物中比我还腼腆,于是,我们逐渐走到一起。对她而言,好像我很正派,说话正是正,反是反,没有调笑和戏弄。

  拿我来说,反能突出我的成熟,聊天说话中,已婚女人的经验成了我的教授资本,谈资丰富。就这样,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直到无事不说,无话不谈。

  我给郝梅说我和老公之间的事情,点点滴滴,小到替他拔脸上的白毛(老公说那叫「狗毛」,俗话说:脸上长狗毛,就是这个样子。他还神秘地告诉我,这「狗毛」不是一点一点长出来的,而是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也许是睡觉中,也许是忙碌中,只瞬间工夫,就莫名其妙地冒出一根),大到做爱的时候给他口交,都不避讳,一本正经地讲述。

  她也一样,毫不保留说起她的「丑事」——手淫的时候,我为了以大姐的身份保护她的尴尬,竟然违心地承认自己也有这嗜好,却不停催促她说得详细些,因为我好奇。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男朋友「爱」她,却要用手,教导她经常让男朋友「爱」就能把着毛病改了,说我就是这样改掉的。她说她男朋友「爱」得不舒服,痛,每次都很紧张,越紧张就痛得越厉害,所以乾脆不想让他「爱」。

  这就奇怪了,我想不通是怎么回事,还是她自己能解释:可能是性冷淡。

  她到我家来吃饭,我老公尽量装得随意,还是被她看出端倪来,连掐带拧地责怪我给老公讲她的丑事,发誓不再来。可是,我老公的那手厨艺她却放不下,便时不时地来过过嘴瘾。

  我老公不太喜欢她,说她性格不好,怪怪的,说话怎么爱理不理,还鬼鬼祟祟,不大气,要不是样子还可以,那些事情可笑,他都不爱搭理。

  我威胁说:「我的朋友,你敢不理?连她男朋友你都要当兄弟,要不有你好看!」郝梅的男朋友小方,人很帅,只是个头矮,男人家和我一样高,就显得缺了点什么。

  小方性格开朗,但他不像郝梅,喜欢泡在我家,却是死活叫不来,连我老公邀请他,他都以不自然、不舒服,自由惯了为由拒绝了。

  所以我和他在一起也没几次,而每次见到他,总能想到这样一个问题:这么小的一个男人,怎么能让郝梅不舒服呢?后来我明白了,一次闲谈中,郝梅用手比划小方的「那个」,比划了那么长一截。

  晚上我讲给老公听,老公说男人的「哪个」越粗大,女人越舒服,也许郝梅是个大姑娘,还没开发好。我想也是,老公的也很粗,有我三根指头粗,湿润了我还嫌滑呢!

  这些事情都是生活中的细微,今天有明天无地发生着,工作生活仍然三点一线,时间一晃就过了一年多。

  郝梅不想和小方继续谈对象,为了躲他,经常在我家,有时候就在客房里睡下,早上和我一起去上班。奇怪的是,也没见小方有想挽回什么的意思,同样一月半月的不见人。

  我憋不住,给郝梅说:「小方也许不得法,让他温柔点,先想办法把你弄湿了,再慢慢地插,进去后也不要太猛,习惯了就好了。」她却突然不耐烦地说:「那是呀!你试试去,看难受不」。

  我听着不对,就有些不高兴,便冷冷地说:「你这是什么话呀!」没想到过了几天,郝梅却主动拿小方的话起头了,正经危坐地说:「姐啊!

  我真的想过了,我和小方谈了几年了,感情不能说断就断了,不知道怎么地,就哪个事情弄不到一起……」说着犹豫起来。

  我是个急性子,就说:「是呀!你都知道呀,我以为你不知道呢!给他说,慢慢磨合磨合,也许习惯了还舒服得不行呢!」说着同时给她个羞的鬼脸,让她难看。

  她只脸红了一下下就恢复了,抬头看着我,脸色似乎有兴奋,就那么盯着我说道:「是呀!我也这么想,就是想到前几天我们说的话,想了几天,想真的让你试试小方,教教……」「什么!你脑子有问题呀?」我听明白后直接打断了她,心里开始有气在产生。

  「姐!你别生气,我说真的,算我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吧,没人知道的,姐!说不定我们成了呢!你说呢!」她一连在求,我都没听进去她在干什么,就出门扔下她走了。

  第二天,郝梅从对面过来,小声给我说了声:「对不起!」但这声对不起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似乎有了隔阂,总之不如以前亲密。

  两个月后,好像大家把这事都忘了,她又开始断断续续地住我家,害得老公不敢大声「爱」我,就是偷偷弄几下,稍有动静,那边的她好像就醒了,不是打喷嚏就是咳嗽着,让人不敢继续。就这样早上还要被她嘲笑。

  我给她说:「你别看,这样很刺激,担心让你听见,就像做贼一样,还想得厉害,进去几下子就能高潮。」她笑得更厉害,脸色苍白。

  就在那阵的一个周末,郝梅邀请我去她的住处。

  到了后发现小方也在,正摆弄电饭锅准备做火锅吃。我爱吃火锅,在这种单身场合,让人联想到学生时期,更有冲动,于是食慾也就更旺。

  三个人一起动手,几下子就开吃了。小方提议喝点啤酒,郝梅没反对,我当然就应允了。

  当时记得火锅做得不错,可是没吃几口,就开始醉。看看啤酒瓶,也就空了两个,怎么会这样?到最后是又热又晕,实在撑不下去,我想起身去趟厕所,站起来就软了,被郝梅扶住坐到床上。『真是丢人!』我暗骂自己。

  脑子很清楚,一点不含糊,闻着火锅的味道,火辣辣地让人向往,想着浑身都发热,可就是这身体不听使唤,于是我平躺下去,冲他们俩说:「没事!你们吃,我就这样,躺一两分钟就好了。」这一躺就开始犯迷糊,郝梅想给我盖件衣服,热得被我扔到一边。

  睡梦中,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有人给我脱衣服,我觉得自己忍了一年,急不可耐地挣扎着想挪动,让他快速解除这可恶的枷锁。

  当感觉裤衩要和裤子一起被除掉的时候,我才清醒过来,睁眼看去,小方好像变形的脸面正对着我。

  这没有什么吃惊的,我想看到男人,但同时我清醒的意识在寻找,寻找感觉里应该存在的一个人——郝梅。

  当确定房间只有小方一个人时,我伸手自己去脱裤头。还没等小方把裤子从我脚上脱利索,我就努力地坐起来去解他的皮带,边解边问:「郝梅呢?现在几点了?」声音自己听着都沙哑。

  不知道小方回答了什么,我根本不在乎,在乎的就是眼前这个人,男人,以及他裤子里面的东西。

  那东西还真大,在里面就硬着,翘得裤子都差点没脱下来。当它完全显示在眼前,我真的产生了恐惧,但当时的需要在我的一生里,恐怕再没有过第二次。

  我就想,要是当时看见是条剁了脚的腿,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去抱住,往自己的嘴里拽。

  太大了,我只含住了半截龟头就喘不过气来,于是草草套弄两下,就把还在脱上衣的小方屁股往我怀里拉,他倒下来的时候,我大叉的双腿已然箍住他的屁股。

  下身像被掏空了,而手里的这快坚硬的肉棒正是那被掏去的部份。我不能松手,怕它真的走了,没有了,就使劲拽、使劲拉,直到它对准我的下身。

  「哦!天哪!」我这样呼叫,不知道真的发声没有,那缺少的补充进来,比原来的多得多,捞回丢失的万贯家财,也不如这个让人那么陶醉和满足。

  他开始用力捣动起来,当抽去时的丢失感再次袭来,我不得不用力去抱那屁股。猛然间它又回来,快速得无法想像,突然就击中内脏中的某个器官,又麻又痛,直冲脑海。

  而就在我想喊救命的时候,失落地空洞瞬间爆发煎熬。这次我就是死也不放松,原来空洞比疼痛更加折磨人。当他再次袭击的时候,我就用尽力气把那屁股揽进来,死死地扳住,指头都陷进肉里。

  高潮就这样来临了,一波连着一波,延伸到全身,除了仍在使劲的双手,没有不抖动的地方。太激烈了,连喉头都在颤动,使我咳嗽着不能停歇。

  一切都过去,我开始清醒起来,这才发现一根指头差不多全没入在小方的屁股眼里面。我赶紧抽出来,想让他离开我,没想到这时候,他开始射精了。感觉里面有一股冲击,被他提起来,然后再次重压下来,就连续地冲击起来,有六、七股之多。

  小方完事后想亲我,我突然就想到了老公,边阻止边想搡开他起身,但身体还是软,被他压着没能起来。

  他还想亲,我躲闪了一下头,还是被他亲住,便有委屈感,眼泪也顺着流出来。这下小方不敢了,问我怎么了?我摇头,眼泪莫名地多,他更害怕,爬起来快快地穿上衣服跑出去。

  感觉他刚出去,郝梅就开门进来了。我没想到会是她,本能地想拉东西盖住自己,才发现衣服和被子都被堆在对面床上。那真尴尬,我转过身就那么裸体趴着,把头埋在手里。

  心里就觉得他们俩在整我,便对着床单没好气地骂:「你们干吗呀?这是干吗呀?」但第二声就小的多了,自己都觉得没有勇气。

  郝梅在动我的腿,我踢了一下,才感觉是裤头,再没动,任她给我穿上。套裤子的时候,我自己提上去,上衣不好穿,就那么让她给我披在身上。

  这一切做好,郝梅就贴着我也半爬上了这张单人床。只听她小声问:「姐,怎么样?难受还是舒服?」我没吭声,她摇了摇我,又问:「姐,我当你亲姐,怕什么呀?要不我叫他进来和我弄,你当面看着教教我。啊?你说呢?」我还是没吭声,她开始不停地摇,边问:「怎么样啊?说说呀!」这家伙真是的,开这玩笑,我的气也没有了,试试身上有劲,就一骨碌爬起来穿衣服,她也被我挤着坐起来。等我下床站起来扣钮子的时候,她突然指着床单叫道:「呵!你尿了还是他尿了?哦……这么一滩!」我回头看去,一大片连吊在半空的床单都湿了。

  收拾好我就要走,郝梅还纠缠着问怎么样,我没好气地说:「不怎么样!想分就分,关我屁事?」路上想理理头绪,想起老公,脑子就白痴。

  到家门口,心跳得厉害,万一进门老公看出什么,怎么办?犹豫了再三,又怕楼道里别人看见,硬着头皮进去,老公不在,心一下轻了一截,直接进厕所洗澡洗衣服。

  晚上老公回来,我心虚地做了好几个菜。

  平常吃完饭,总是为洗锅而大打出手,不是猜拳就是斗嘴,或文或武地整半天。今天,还没等他吃完,我就去洗锅,他跟进来好奇地问了一句:「今天是怎么了?」差点没让我紧绷的脑袋掉到地面上。

  看电视,我不敢依偎他,又担心他怀疑,可当钻在他的怀里后,内疚的眼泪直转圈。

  晚上他要「爱」,我藉口去厕所,用指头挖了几遍,觉得里面确实没有东西了,才战战兢兢地回到卧室。好在他习惯戴套子,应该不会发现什么。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感觉老公的小,但我爱它、熟悉它,当然握在手里睡觉也就踏实。

  第二天上班,郝梅没提什么,装得没事,下班也没来我家串门。

  可是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出去一趟,回来却发现郝梅来了。这是我最担心的,因为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她和我老公关系也很好,就怕她漏点什么出来。

  晚上,她居然要住在我家。

  睡下后,我越想越睡不着,就说要过去和她说话,去了客房,进去还故意说不让老公听,把门关上了。

  和郝梅挤一起,用被子一扪头,就开始威胁叮咛。她不干,非要我告诉她怎么样不可。我只好承认很过瘾,很舒服,觉得老公说的没错,她只是个姑娘,做爱做的少,没有被粗大的开发出来。

  聊了一会,她问我还想不想让小方「爱」我?我小声骂她,说不想,她说:

  「谁信呢!看那滩尿一样的水,就知道了。」

  我拧她,她居然把手伸进我裆里挖,说要看我到底想不想。呵呵!当然了,她也许摸到一点点,但我心里清楚,谈论的时候,我的下面确实不争气地在流水水。

  我承认自己发骚,但我能克制,于是我警告郝梅:「这事就这样过了,再不许提,小心我翻脸,朋友也没得做。」郝梅还想开玩笑,我说:「要不现在就起来回去睡。」她感觉不对,再没说话。

  隔了一周,正当我逐渐平静下来,正暗自高兴着,就听老公说他已经请到小方,两人周末晚上来吃饭。这是怎么了?叫了一年多不来,这会儿想起来这里,不会是冲我而来吧?我又开始紧张起来。

  我偷偷问郝梅,郝梅说:「还不来往了,真的要绝交?」我无言以对,她却安慰我说:「放心,我都交代了,没人再提。」四人一起后,我发现并没有那么困难,实话如郝梅所言:还不来往了?因为是小方第一次来我家,老公非要喝点酒,我坚持不喝,郝梅也随着我不喝,于是只他们两人来了点白酒。

  饭后,老公要玩麻将,人家小方又不好拒绝。摆开摊子后,还没打上一圈,老公的电话就响起来,语气里好像单位有急事。他扔下麻将就起身要走,临出门给我说:「你招呼他们俩玩会儿扑克,单位有事,晚上可能都不回来。」老公走后,我找扑克出来,三人玩「争上游」,郝梅提议用剩下的白酒作为惩罚,我不同意,她说我们两女的只象徵性地添舔杯子,可小方得实打实地喝。

  玩了大约半小时,小方就快要把剩下的酒喝光了,我劝他少喝点,郝梅偏不让,还影射我心疼他,我想生气,碍于小方面子。

  正在这时,郝梅的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就说要出去一下,一会回来再和小方一起走。这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但我笨得的很,想让小方和她一起走,就是说不出来,也急忙中没有说词,等想张口,她已经跑着下楼了。

  唉!我天生是猪脑袋,根本不适合当女人,他妈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样这么蠢、这么骚?

  当我关上门,刚转过身,小方就一把把我抱住。

  大家也许从我唠叨着说这么多,就能猜出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那是经不起纠缠、经不起软硬缠绵的人,何况这个给我无比高潮的小男人,此时正是上下其手,揪着我衣服里那粒已经膨胀了的葡萄苦苦要求。

  我说我给他口交射出来算了,不然拉倒,但太大了,放在嘴里不舒服,而且这家伙喝酒上头,直往我喉咙里戳,几下我就受不了,还哪里能弄射他呀?

  我把裤子脱一半,让他从后面弄,觉得这样可以在有人回来的时候能及时穿上。但这样做了后,我和他都不舒服,原因是,我挨几下后腿就软;而他呢,说喜欢像上次一样,能用指头插他屁眼里就更爽。

  于是我们换过来,兴奋让他和我都顾不上考虑别的,裤子双双扔在地板上。

  他把我压到沙发上,觉得不平,怕我弯曲着身体不舒服,非要抱我去地板上做,我说没事,我就想要,可他不听,插进去抱着我绕过茶几,就在电视机前的地板上放下。

  说句实话,和这样的男人做爱有很多好处,她郝梅还不知道,就看移动的过程,粗大的阴茎镶在我肉肉中,联体着根本不用担心会分开,即使行动带来的轻微抽动都能产生想高潮的慾望。

  摆好姿势后,他拉着我的手去楼他屁股,我明白他想让我干什么,就摸索着去找那毛茸茸的中间,用指头试探着往里插。

  他用力地抽动了几下,舒服得又让我产生想要使劲的冲动,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指头进不去,太使劲怕弄伤他,不使劲他似乎不甘心地等待着,这等待就够我难受半天。

  突然他停下来,把我的手拉过来,握着我的指头,往我嘴里塞过来,我犹豫了一下,被他猛抽起来,便张口含了上去。

  湿润的指头自然进得顺利,他也开始疯狂起来,一下被一下猛、一下被一下快,我无法用语言表达了,只感觉不是手臂短的话,指头都快要插到底了。

  高潮来了,哦!只是快要来了,我要努力地克制住,不敢松懈,万一这高潮真的来了,这快乐的感觉再到哪里去找?

  下面不能再描述了,可怜的我啊!楣运在发生,老公已经进了门,就站在那里看着,脸色铁青。

  我哭过、求过,但一切都晚了,人家说得没错:快乐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时候?我的爱情结束了,婚姻完蛋了,当然温馨的小窝不复存在了。

  我搬走后不到半年,老公就和郝梅结婚了。

  也许我心理残疾,想去找小方问问情况,但在他单位里却没打听出一个姓方的人,就在我要离开门房的时候,院子里有人放开喉咙吼叫道:「郝小方!郝小方!你妹妹郝梅在办公室里等你呢!」

  字节数:13174

  【完】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