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一)偷窥初夏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老吕把身子缩进躺椅里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把紫砂壶吊进嘴里,「滋滋」作响。
  这间茶室是老吕的,内退之后,因为儿子在这座淮河边的城市里工作,于是就在这买了套门面房开了这么一间茶室,不求生意有多好,只是想有点事儿做。
  儿子儿媳有时候周末回来看他,但是孙子并不给他带,儿媳父母都是本地人,所以带外孙自然就责无旁贷了。
  茶室一共三层,下面两层隔成一个个的包厢,顶楼除了老吕的卧室外,都作为库房和员工宿舍。老吕这里有五个常住员工,三女两男,其他的员工都是本市人,还有些是兼职的女大学生。
  之所以招大学生,是因为大学生气质好,茶室包厢里经常有客人需要给表演茶道的,不少女大学生只要稍作培训就能做得很好,广受客人们青睐。但是一般来说客人们是不敢在这里胡来的,也曾经有不开眼的想勾引女学生,但是都被老吕带着人给打出去了。那些想找事的人也有试图报复的,但是令他们奇怪的是没人敢接这个活。
  喝完了茶,老吕决定下楼去转转,途径储茶室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呻吟。老吕停住脚步,从没有关严的门缝向里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有一个女人坐在桌上,胸前乳罩被推了上去,白花花的两只奶子袒露着,叉着两腿,一个男人的头钻在她的胯间正在舔屄,女的被舔得情动,双手伸进男的头发里,不停地发出呻吟。
  那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店里的经理张素素。要说这个张素素,长得实在是好看,虽然已经32岁了,早已结婚生子,可是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再加上一股少妇的成熟美,任谁都得赞美一声。
  老吕看到这种场景,脸上一红,没想到素素居然在这儿和人媾合,本想挪步离开,可是脚底像是生了根,怎么也迈不开步。『我只是想看看那男的是谁……嗯,对!就是这样。』老吕给自己找着藉口。
  里面的二人没发现外面有人偷窥,男的舔了一会儿,阵地上移沿着小腹直到胸前。他用嘴叼住一只奶子,啜着有点暗红的乳头,一手抓着另一只,另一只手伸到了女子的阴部,玩弄着肥厚的阴唇。
  三点均已被攻占,女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老公,我要……快给我……快!
  「小宝贝,受不了了是吧?」男的一边吃奶,一边说着情话,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
  「你好坏,快点……给我……哦……哦……原来是男的手指碰触到了阴蒂,素素的淫水不禁喷涌而出。男的好像也受不了了,褪下裤子,对准穴口,把昂藏的阴茎一捅到「哦……」两人都发出了一种满足的轻吟。随后,男的开始挺动起来。
  「宝贝,你真美,让老公爽死了,哦……哦……「嗯……老公,你喜欢吗?嗯哼……啊……「喜欢,老公爱死你了。干死你个小淫妇!哦……哦……「啊……啊……干吧,搞死你的淫妇老婆!哦……哦……里边两人激情交合,下面的水声潺潺,上面的浪语连连,而外面的老吕,鸡巴已经硬得像竹竿了。
  自从老伴儿大前年脑淤血过世之后,老吕就没有性生活了,虽然外面有各种的诱惑,但与老伴儿伉俪情深,总是沉浸在回忆里不能自拔,再加上年纪有点大了,所以对女人也没有特别的需要,今天看到这幅活春宫,老吕沉睡已久的性欲被激发了出来。
  转瞬间,里面两人已经变换了姿势,素素往里推了推,接着被压倒在桌上,男的俯身上去,用传统姿势耕耘着。素素情动不已,一边和男的不断舌吻,更是把两只小脚勾住男人的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插。
  「哦……啊……用力!老公,不要停……「哦……宝贝,舒服吗?
  「嗯哼……舒服,老公你真棒,快点!我要来了,啊……啊……啊……随着三声逐步变大的叫声,里面的两人同时一顿,看来都是一泄千里了。
  过了一会儿,男人才起身,两人都开始收拾自己。素素一边整理,一边抱怨道:「你看你,怎么不能等到晚上回家再给你,在单位干这个多难为情啊!
  「呵呵,我这不是晚上又要出差吗,上次出差回来没呆两天,都没来得及和你亲热,现在又要走,你说我能不馋吗?
  「坏家伙,整天就想着这事儿。」素素的脸红得像煮熟了的虾子,可能一半原因是性欲未退,一半原因是羞涩吧!
  「不想怎么可能啊,这么美丽的老婆,怎么爱都不够。」男的说罢又抱住素素要亲嘴,素素任他吻了一回才说:「这下满意了吧,快点回去收拾行李吧!
  「唉,好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老吕听人家小夫妻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轻轻迈开步子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素素带着那个男人进来做了介绍,男人叫赵刚,是某公司的业务员,这次要到上海出差一周。打了招呼要走的时候,老吕就说让素素也回家去帮着收拾下行李不扣工资,那两口子都很开心,说着感谢的话走了出去。
  看着人家小俩口恩恩爱爱,老吕不禁有点失落,心中掠过一丝怅然。
  (二)裸聊目送素素两口子出门,老吕没有站起来相送不是因为自持身份,主要是由于自己胯间的那根十八厘米的肉屌还是硬梆梆的,鼓起来的裆部实在不雅观。
  记得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在单位澡堂洗澡,待大家都亮出家伙,老吕的肉屌卓然超群,于是被一干同事取笑说:「你别叫老吕了,就凭你这根驴货,干脆叫老驴得了。
  自此得了个老驴的外号,自己也不觉得如何,毕竟只是玩笑而已。而且老驴这个名字也没什么不好的,拉磨的时候任劳任怨,行路也有耐力,张果老骑的不就是驴吗?而且驴不张扬,当个老驴也挺好的。此外就是老吕也爱吃驴肉火烧,自从在燕赵省尝过一回之后就念念不忘,天上龙肉地上驴肉。
  说到老驴这个外号,现在老吕的QQ昵称也是老驴。QQ这东西是以前在省大教书的时候,为了方便和学生交流学会的。后来了解了更多的功能,尤其是老伴过世之后,经常独自在家,也就养成了Q聊的习惯。
  刚搬来淮城时候,偶然一次看《淮城晚报》,说他们建立了一个论坛叫「淮城社区」,邀请大家加入。老吕想融入当地生活,于是就加了进去,并且以「老驴」的ID发了几篇散文随笔什么的到论坛上,一下子居然火了,成了当地的网络名人。
  现在论坛里好多人都喊他驴叔,都说驴叔有才情、有阅历、有魅力。人都喜欢被认可被尊重的感觉,老吕也不例外,没事的时候足迹遍布论坛各个子论坛,同时加入了各个子论坛的QQ群,比如「淮城社区爱车生活」、「淮城社区会员交流」、「淮城社区文学交流」等等。
  QQ聊天的好处就是可以隐藏在电脑背后释放自己性格中不为认知的一面,老吕也是如此。在Q聊中的老吕,风趣又风流,和一帮子美女们打得火热,在每个群里都有网络「老婆」。
  要说这85后、90后美眉们绝对是豪放,喜欢了就主动追求,么么哒什么的随口就来。老吕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作为受益者还是享受其中的,自古大叔爱萝莉,和各色美女们的暧昧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
  这不,老吕想转一下注意力Q聊一会儿,结果刚一登录,就有一个美女发消息过来了。
  「么么,老公,你来啦!」网名叫「梦梦」的小妮子第一个骚扰过来。
  「嗯,是啊,这不是想你了吗?」老吕现在对这种口中花花早已驾轻就熟。
  「呵呵,是吗?那我太高兴了,我也想你呢!对了,昨天你送的花我已收到了,谢谢哈,么么哒。
  「嗯哈,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敢收呢!」前几天梦梦说自己的生日快到了,怕没有人送花好没面子,于是老吕订了束玫瑰送去她大学寝室。梦梦还在说说里晒了那大捧的玫瑰,惹得她的那些小姐妹们一阵艳羡。
  「怎么可能,自己老公送的有什么不敢收的。对了,想要点什么奖励啊?」小妮子还发了个挑眉毛的表情。
  「奖励么?要什么都给吗?
  「嗯哈,是啊!只要我能做到的,都满足你。
  如果是以前,老吕最多也就是求个拥抱或者接吻的表情,可是刚刚观摩过一场春宫的老吕心里欲火难耐,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我想看看你的乳房。
  点了发送之后,老吕才发觉有点不妥,果然,那边果然沉默了一会儿。老吕正考虑要不要道个歉的时候,突然收到一张离线照片,接收了之后一看,只拍了胸部,绝对的巨乳,乳晕有些大,乳头粉红,乳肉白皙。老吕差点血脉贲张得蹦起来,都快神经错乱了。
  「嘻嘻,喜欢吗?老公。」后面还加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喜欢,喜欢,老公的裤子都快被撑破了,如果能视频看一下就更好了。」老吕后面跟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色老公,你坏死了。」后面跟了个衰的表情。
  「好老婆,你可怜一下我吧,满足一下我对你的思慕之心。
  「那,明天你得请我吃饭,吃西餐。
  「可以可以,地方随你挑。
  「我还要带着我的姐妹们一起去,你还得再送我一束花。
  「没问题,你要是不嫌我给你丢人,我一定把你宠得像个幸福的小公主。」老吕今天为了满足欲望,别说一顿饭了,天天请客都行啊!
  「嗯,好吧,看在你这么疼我的份上,小小满足一下你吧!你那方便吗?
  「方便。我去把门锁了。」老吕起身去把门反锁了,这屋子隔音又好,绝对不会出变故。而且现在是下午,店里也不怎么忙,有下面人盯着就可以了。
  回到座位上,老吕发出了视频邀请,对方很快就接受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眼睛美女,有点婴儿肥的脸,配上俩酒窝,煞是好看。
  「老婆,你真漂亮。」有视频就不用打字了,老吕直接开口赞美了起来。
  「嘻嘻嘻,谢谢夸奖。你也不差嘛,不像你说的那样,什么又老又丑啊,还是蛮帅气的呐!」看来小美女对他也挺满意的。
  其实老吕除了身高只有173之外,长得还算不错,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加上一副眼镜,显得儒雅而又不失帅气,再加上注重锻炼,看上去根本不像55岁的人,反而有四十多岁的大叔范儿,很受部份美女们欢迎。
  老吕和梦梦互相赞美一番后,不禁催促她尽快给自己看看,梦梦嘴里嘟囔着色老公,老色鬼」什么的,还是把T恤衫撩了上去,里面的胸罩应该是刚才拍照的时候除去了,大奶子目测起码有36D,一动就颤颤的。
  「好美啊,真想去吃一口。
  「嘻嘻嘻,可惜你吃不着哦!
  「那我明天能吃吗?
  「什么啊,一天到晚就想着欺负我,不给!
  「啊,不会吧,那我能摸吗?
  「也不给。
  「那你帮我摸摸吧,不能再不答应了哈。
  「那,好吧!」估计是不好总不给面子,她居然应承了。
  老吕喜出望外,指挥着梦梦时而揉搓乳肉,时而用掌心摩挲乳头,自己的驴货已经硬得无以复加了,于是老吕问她想不想看自己的裸体。梦回覆说:「你这裸体有什么好看的。」老吕说:「我有八块腹肌。」梦梦说:「你吹牛,你这么大年纪了要是真有八块腹肌,我就给你看我下面。」年不辍,真的有八块腹肌,很结实。
  「哇!老公你果然很厉害。
  「哼哼哼,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快点,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什么诺言啊,我怎么不记得?
  「不许耍赖,不然明天的西餐改成炸酱面了。
  梦梦一边说着「好嘛好嘛」,一边羞涩的褪下短裙,摄像头调下去,现出白色的小内裤,中间有点湿湿的痕迹,看来是刚才自己摸奶子有点情动了。
  梦梦没有脱下内裤,而是用手拨到了一边,嫩鲍现了出来,阴毛不多,中心粉红粉红的,看来性经历不多。
  老吕呼吸急促起来,不禁把摄像头也调到自己的裆部,拉开拉炼拽出阳具,对着萤幕撸了起来。对面的梦梦惊呼了一声,显然是被老吕的驴货给吓到了,老吕得意的说:「老婆喜欢吗?」梦梦没说话,手指却忍不住轻轻的爱抚着自己的阴唇,并逐渐移到了阴蒂。那颗小豆豆逐渐凸显了出来,随着梦梦手指的拨弄而颤动不已。
  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是不断加快着手里的动作,老吕让自己的驴货更加贴近摄像头,大龟头让梦梦完全迷失了,嘴里发出呻吟声,说着「我要我要」。
  「要什么啊,宝贝?
  「要你的肉棒,要老公的棍子。
  「小浪货,要说鸡巴,知道吗?
  「嗯……好,哦……哦……我要老公的鸡巴……快把鸡巴插进小浪货的屄里来……「哦……哦……小骚屄,老公的鸡巴贴近你的阴唇了,感觉到了吗?
  「嗯,感觉到了,它好硬,好大。
  「嗯,它在磨你的阴唇和阴蒂,你开心吗?
  「开心,开心,哦……亲老公,别折磨你老婆了,快插进来……」梦梦的两根手指塞进了自己的小嫩屄里。
  「来了,小骚货,老公的鸡巴挺进去了……哦……老婆,你的屄好紧,夹死我了!
  「哦……老公,用力,你喜欢老婆的小嫩屄吗?
  「喜欢,我爱死它了,我要把它插烂。
  「不要,老公,插烂了以后就没得玩了。
  「嗯,好的,也就是随口说说的,我怎么舍得插烂我亲老婆的骚屄呢,我还得留着每天插呢!」老吕的脸被欲望激发得涨红起来,手里撸管的动作也逐步加快。
  「嗯,哦……老婆每天都把小嫩屄洗干净,不穿内裤,等着亲老公来插。」梦梦的动作也逐渐加快。
  「哦……我要来了,老婆,老公要射了,射在你屄里好不好?
  「好,射吧,射进你亲老婆的屄里,我给你生儿子。
  老吕再也受不了了,精液喷涌出来,有部份冲到了萤幕上,而对面的梦梦也在一声尖叫之后软在了椅子上。
  (三)K吧老吕抽出纸巾,擦拭着并未立刻软下来的龟头,由于做过包皮手术,所以看起来棱角分明。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老吕吓了一跳,有些慌乱的把肉棒塞到内裤里,拉好拉炼,在QQ上给梦梦留了言,留下了电话号码,让她明天下午给自己电话。得到答覆后,梦梦也留了自己电话,并说自己舍友快回来了,匆忙关了聊天窗口。
  敲门声又起,老吕几步走到门口,平复了下情绪,打开门一看,是张素素。老吕走回座位,张素素递上一张采购申请,需要从滇南进货了。老吕正拿着申请研究,随口问着:「给小赵收拾完回来了?」素素却看到了电脑键盘上残留的精液,想了想明白了是什么,不禁脸一红。
  老吕用眼角余光也看到了素素关注的东西,也不禁尴尬,于是匆匆签了字,将报告还给素素。素素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没缓过神来,下意识伸手去接,结果握住了老吕的手背。
  两人像触电一样一触即分,心里却都不平静。素素重新伸过手来,接了申请单快步走了出去。老吕不由松了口气,急忙把残局收拾好,稳了稳心态,又重新点开QQ。
  这时社区摄影群几个影友在呼他,说晚上出来聚聚。老吕最近迷上了摄影,买了个单反,经常像模像样的拎着四处转悠,后来加了摄影群,和大家聊得很嗨皮,懂得了不少新知识。几个经常冒泡的人常说出来聚,但总是不凑巧聚不齐,所以至今都未成行。今天正好大家都有时间,于是就问老吕,老吕答应了,说晚上请大家去聚香楼吃饭,得到一片轰然赞誉。
  老吕打电话在聚香楼订了个包厢,十人桌,给大家说了详细地点。看看时间已差不多了,就开车出发。老吕在淮城有三辆车:一辆悍马H2,一辆别克商务舱,一辆辉腾。正好辉腾在楼下,于是就开了辉腾。
  到了包厢,已经有几个到了,大家虽然首次见面,但在群里聊得都很投契,所以也没有什么冷场的情况。老吕的社区头像就是本人,所以马上被认了出来,大家一阵寒暄。
  过不多时,人到齐了,共九个人。老吕因为年龄最大,又是买单的人,所以被安排在了主位。旁边左右分别是老梁和老严,两人都是四十七、八岁的样子,淮城摄影界的名人,其他都是二、三十岁的了。最小的是个大学生,叫龙炎,大伙儿喊他小龙。小龙是淮城理工大学校报的小记者,摄影有一定功底,而且作为计科系的大三学生,电脑水平很高,自称黑过不少电脑,老吕没少在这方面和他交流。
  小龙喊了服务员上菜,不多时大家就觥筹交错起来。老吕和老梁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掌控局面的能力都不错,加上小龙插科打诨,一时间气氛热烈。老梁还说等荷花开了组织大家搞个摄影活动去龙岗湖采风,大伙儿一致表示一定参加。
  酒足饭饱,老梁提议去倾城夜色玩玩儿,不过这次得AA制。众人有几个说没时间的,小龙说没带银子,老吕说:「没事,你的份我来出。」归拢了一下,又加上老严,只有四个人去。
  老吕喝得不多,于是驾车载着小龙,跟在老梁他们的凯美瑞后面,到了传说在中的倾城夜色酒吧。
  老梁一看就是老手,进去之后跟巨乳女领班花姐笑笑闹闹,还搂着肩膀在酥胸上揩了几下油,随后跟着领班从两排身穿空姐制服的美女们中间走过,小龙和老严激动得都迈不开步了。
  调笑之间,订了个中包,说是中包,其实面积并不小。这K吧临着淮河,周边没有其它建筑,独独的六层楼伫立于此,金碧辉煌。包间里装修豪华,设备堪称顶尖,有点歌公主服务,也就是门口那两排「空姐」中的一个。
  领班花姐进来和老梁打招呼,老梁要了两打百威、一瓶红酒及各色小吃,然后让花姐带小妹来。不多时莺莺燕燕一大群,袒胸露腿,看得小龙和老严目不暇接。老梁观老吕虽也意动但并没有异样,就知道老吕也不是初哥了,于是示意他不要在这些女孩子们里面选。老严和小龙都点好了,老梁示意其他人都下去。
  打开大萤幕,大家同饮一杯,然后开始点歌。几个男人都有各自所长,所以唱起来居然都在平均水准以上,于是谁唱完,其他人都热烈鼓掌、尖叫起哄。
  很快到了9点钟,老梁喊老吕到旁边的小萤幕边上,指了指。小萤幕上显示的是大厅当中的场景,老吕看到一个个的美女穿着礼服走在T台上,胸口挂着胸牌号码。点歌公主解释说:「客人们可以点号码让小姐作陪,她们都是兼职的大学生啊、白领啊什么的,素质高,不过价钱也贵一些,三百元一位。」老吕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一个个看过来,老梁很快选好了一个,老吕却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己店里的兼职员工唐雨嫣。
  唐语嫣是淮城财经学院的大二学生,身材修长,尤其是那对笔直的美腿,再加上纤纤细腰,绝对的苗条。脸蛋也长得很精致,皮肤细嫩;胸部不大,却比较坚挺。以前在茶室的时候很多客人点名要她服务,广受好评。
  说起来里面还有段故事。雨嫣很乖巧,老吕很喜欢她,时常在去散步的时候给她带回点街边小吃。有一次有个客人醉酒之后过来喝茶却对雨嫣行为不轨,被老吕及时制止给轰了出去,第二天那人酒醒了还专程来此道歉,给足了面子。从那以后雨嫣对老吕也很体贴,经常嘘寒问暖。
  今年四月份的一个中午雨嫣来茶室找老吕帮忙,满脸泪痕,老吕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家里母亲病重,急需用钱,于是老吕二话没说,拿了五万块给她拿去交费。
  当天晚上下班之后,雨嫣走进了老吕的办公室,脸红红的,彷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叔,我给你当干女儿吧!」老吕一愣,不过想想以前自己确实想过有一个女儿多好,毕竟儿子心太粗,不懂得心疼父亲,于是说:「好啊!」然后雨嫣走近老吕,一把抱住了他,像只鹌鹑一样把头低低地埋在他胸口。老吕吓了一跳:「雨嫣,你这是干嘛?
  雨嫣抬起头看着老吕,然后把嘴唇贴近他的脸,最终吻在了唇上,然后玉指牵了老吕的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感受到女孩酥软的乳房,老吕还忍不住捏了两下,细嫩滑腻,手感真好,甚至后来还捏到了乳头,如同红豆。闻着她少女的体香,嘴唇也主动起来,吸住她的下唇,而后把舌头伸进她的檀口,挑弄着那条调皮的小香舌。
  老吕差点沉溺进去,然后突然一惊,把她推开了,说:「雨嫣,这究竟是咋了?」雨嫣红着脸说:「您不是答应当我干爹了吗?」老吕说:「没错啊,可刚刚这是怎么回事?」雨嫣说:「网上都传,干爹不是都和干女儿亲热吗?
  老吕感觉自己大脑短路了,这都是哪跟哪啊!想明白之后,推开了雨嫣又凑过来亲吻的小脸儿,哭笑不得:「雨嫣啊,别人咋样咱不管,咱们就好好的当父女好吗?我这么大年纪了,不能害了你啊!
  「干爹不喜欢我吗?」雨嫣蹙着眉问他。
  「这和喜不喜欢没关系。我是喜欢你,但不是那种喜欢,你明白吗?」老吕赶紧解释。
  雨嫣看起来有些失落,但是眼睛里也有些开心,说:「嗯,好吧,干爹,那我走了,您也早点休息。」老吕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有一丝庆幸,但也有一丝遗憾。看来无论多大岁数,男人啊,在有些方面真是虚伪。
  但是过了几天,雨嫣彷佛失踪了,一个星期没来上班,期间只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家里有事。今天突然在这里看到雨嫣,好奇心促使之下,老吕就让那「空姐」把雨嫣点过来。
  不多时,花姐带着两个女孩走了进来,一起鞠躬问候。另一个女孩显然和老梁相识,笑着坐到了老梁的腿上。而雨嫣抬起头,看到老吕,身子一顿,几乎就要转身逃走,花姐一把揽住,把她推到了老吕身边:「嫣儿啊,好好陪客人。老板,今天嫣儿第一天上班,有招呼不到的,您老海涵啊!
  「好说,好说,看在你花姐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怪罪不是?」老吕说着,故意揽住了雨嫣的肩膀,把她拉进怀里。雨嫣抬头看着老吕,眼神复杂,突然主动把香唇送过来,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口。
  老吕心情复杂,之前的清纯干女儿,如今却在这里陪酒,内里肯定有原因。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转头噙住她的嘴,狠啜了一口。在这里自己的身份就是客人,该享受的就得享受。
  「哈哈哈,这才对嘛!来,老板,我敬您一杯。」花姐熟练地应对着老吕的调笑,端起了杯子。两人一饮而尽,雨嫣也陪了一口。
  「老板您贵姓啊?第一次来吗?
  「我姓吕,确实是第一次到贵地。
  「那以后欢迎您常来捧场哦!您好好玩,我去其它包厢招呼下,等会儿再过来。
  看着花姐扭着肥臀出门去,不禁感慨,这真是个妖精,四十不到的年纪,标准的熟女,经历了人生的阅历,积淀了成熟的媚骨。
  「哼,怎么,被迷住了?「旁边的雨嫣似乎有点吃醋。
  老吕笑着,把她揽进怀里,再次含住了她的香甜的小嘴,并把舌头伸进去。粗糙的舌头温柔地抵着小雀舌,品尝着香津玉液,令她无力招架。
  刚才看到老严和小龙对身边的女孩上下其手,尤其是小龙刚才带着女孩一起进了趟洗手间,不用说也知道干吗去了,老吕心里的欲火也在燃烧,于是大手也不再老实,从侧面伸进了晚礼服里面,爱抚着雨嫣的酥胸。
  肌肤还是那么滑腻,真是爱不释手。虽然上次强忍着欲念推开了雨嫣,但心里的那份留恋是骗不了自己的。说实话,如果雨嫣真的再坚持一下,老吕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舍得放开她的身体。这次再度遇上,哪能再轻易放过?
  良久,老吕才放开她的樱桃小口,「干爹,今天你什么也别问了,好好的享受一下,让女儿好好陪你。」雨嫣边喘息边在他耳边呢喃。
  耳根处的热气让老吕的心也痒了起来,一把将她抱在腿上,一只手搂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撩起裙子,触摸到了滑腻的大腿。
  软,真的很软。虽然雨嫣很瘦,但腿部的肌肤之柔软还是令老吕不禁赞叹起来。手指慢慢地滑动,彷佛在摩挲着一枚古玉。及至到了大腿内侧,其爽滑程度更是让老吕胯间的驴货忍不住昂头,隔着几层布料顶着怀中玉人的美臀。
  雨嫣头埋在他颈间,呼吸也有点急促,小嘴轻轻的吻着他的脖子,一下,又一下。柔软的发丝也蹭着他的脸颊,加上小美女低低的呻吟,更令他心猿意马。
  「哈哈哈,老吕,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一会儿工夫就让这小美女对你这么动心。」正当老吕的手指就要碰到美女私处的时候,一旁的老梁揽着怀中美女的小蛮腰在一边打趣着。
  「哈哈哈,彼此彼此,你不也手到擒来吗?」老吕一边享受,一边回嘴。
  「呵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来这边已经多次,点了莹莹已经四次了,今天才可以和她这么亲密。要知道,T台走秀的美女,多数时候只陪酒不亲热的。你这第一次来,也不知用了什么妙招,就成功的得到了美女的芳心,岂不令人嫉妒?
  几个男人都哈哈笑了起来。老吕也一边笑着,心里却想:你们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当初我要是稍微禽兽一点的话,早就得手多时了。
  于是又喝起酒来,老吕让公主点了一首《有一点动心》,和雨嫣合唱。雨嫣的歌声也很华丽,加上老吕细腻的声线,两人的合作令其他几人惊呼完美,逼着两人喝了交杯酒才算完。
  又唱了一回,开始玩骰子。一开始玩「大话」,过了一会之后,改成了老梁提议的「七脱八摸九喝酒」。这个规矩很简单:一个高脚杯里放两个骰子,一阵摇动之后,如果是七点,就自己脱一件衣服;如果是八点,就可以摸在场任何一位异性;如果是九点,那就自罚一杯;如果是其它点数,就过,下面一个人接着摇。
  规矩解说明白之后,大家开始行动起来。老梁运气不错,每次都过,或者喝酒而已。但雨嫣运道不太好,很快就脱得只剩三点了。而且老严很坏,不单时常在自己点的小姐酥胸上啃咬,有时候摇到了八点,还去雨嫣的酥胸上摸一把。
  这一次雨嫣又摇了一次七点,只好脱掉胸罩,露出酥胸,暗如红豆的乳头镶嵌在白嫩的酥乳上,格外诱人。老严又摇到了八点,伸手要来摸雨嫣的乳房,老吕心里不高兴了,毕竟是自己的熟人,还是陪自己的,老严这个老色鬼只瞄着雨嫣下手有点过份了。
  于是老吕端起杯子,把老严的咸猪手架开,说:「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大家同饮一杯,然后我得回去了,明早还有事,不方便晚睡。
  老梁看出了老吕的心思,也附和说:「好,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接下来大家各自为战,愿意带出去开房还是回家去自己考虑。」女孩子们嘻嘻笑着嗔怪。
  喝完了杯中酒,老吕结了帐,然后给了陪小龙喝酒那小姐的台费。老梁和老严把自己的那一份酒钱和包房费用出了。小龙没钱,当然也不可能去开房了,老吕给了他五十块钱,让他打车回学校了。
  此时雨嫣已经换好了衣服,按照规矩到门口送老吕,老吕握住她的小手说:「跟我走。」语气中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四)车震这时花姐也在门口,听到老吕要带雨嫣走,赶忙拦住,说:「吕老板啊,我们这边的走秀小姐是不出台的。
  老吕乐了:「那老梁那边是怎么回事?
  老梁这时也正搂着莹莹,说着带她出去宵夜,谁都知道带美女吃宵夜的下一步是什么。
  老梁听到这边的话,也转过头说:「花姐,这什么情况?老吕是我朋友,带个妹子出台这么费劲?
  花姐为难的说:「主要是嫣儿的男人跟我说要她12点前回去,给她安排了别的事。
  「你男人?」老吕眉毛一皱。
  「不是,不是……」嫣儿神色慌张的摆手。
  「这样,花姐,给我个面子吧,嫣儿今天一定得给老吕带走,不然,我这脸可就掉地上了。当然,出台费你们该抽多少还抽多少。
  花姐此刻是左右为难,一边是谁也不愿招惹的无赖,另一边是市文化局副局长的老梁,哪边都不好得罪。
  但是转回头想想,还是顺从老梁的心意比较好,毕竟人家现管啊。无赖那边,就让看场子的兄弟给说一下吧。拿定了主意刚要说话,嫣儿此时也做了决定,对花姐说:「没事,花姐,出了什么事我自己解决。
  花姐一看形势如此,只好顺水推舟,笑着说:「吕老板别见怪啊,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
  老吕和花姐应付着,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儿媳妇林琳。一个男人正揽着她的肩膀,上了一辆骐达。
  林琳是本地人,父母都是教师,她自己也是中学教师,身材苗条,却有丰胸美臀,长得很像日本女优小川阿佐美。
  其实老吕和林琳第一次见面就被惊呆了,并非老吕起了扒灰之心,而是因为林琳长得很像自己的初恋杨倩,勾起了他的回忆而已。但是林琳并不知道,还以为公公有点色,顶着自己胸部看。
  但女性对于自己有魅力终归还是有些开心的,再加上毕竟是自己公爹,也就没说啥。老吕想去招呼一声,但是离得有点远,而且那边车已经开了,所以也就没过去。
  老吕想了想林琳可能就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出来玩,喝醉了被扶出来而已,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也没太在意。
  这边和老梁他们道别,老梁笑说:「悠着点哈,老驴,别把腰闪了。
  老吕哈哈笑着,说:「你才更要注意啊,小心明早起不来床。
  老吕牵着雨嫣,让她坐在副驾驶,自己发动了车子,缓缓前行。
  路上,老吕左右握着方向盘,右手搭在了雨嫣滑腻的美腿上,手指不断流连。雨嫣穿着短裙,没穿丝袜,正好方便老吕抚摸。雨嫣媚眼如丝,却不敢挑逗老吕,毕竟他在开着车呢。
  车载CD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晚风从车窗吹进,带来丝丝凉意。名车在手,玉人在侧,老吕心中有一丝得意。
  右手已经滑进了雨嫣的大腿内侧,敏感的神经刺激得美人低低地不断呻吟。终于游走到了内裤边缘,两根手指伸了进去,摸到了细嫩的阴唇,那里已经泥泞不堪了。
  雨嫣把腿张开一下,眼神迷离地看着这个曾经自己想把处女之身奉上的男人,在车外闪烁灯光的映射下,侧脸显得那么成熟而又不失俊朗。
  雨嫣迷失了,呢喃起来:「干爹,老公,给我吧。
  老吕调笑着:「到底是干爹还是老公啊?给你什么啊?
  雨嫣不再回应,却忍受不住阴部大手的作怪,左边一片外阴唇已经被他揪弄的滑腻非常了,水津津的,在手指转到阴蒂的时候,于是她的呻吟声大了起了。
  老吕也兴奋了,把车停在一片树林边,两根手指急速的在那小豆豆上挤弄。只弄得下面水声潺潺,玉人兴奋的叫声声声渐高,最终一阵尖叫,明显是泄身了。
  老吕急忙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条毯子放在后座位上,然后打开副驾驶车门,抱出雨嫣放在后座位毯子上。把车门都关好,老吕再也忍耐不住了,扑到美人儿身上。刚一近身,美人儿的小嘴主动凑了过来,一阵热吻。
  灵巧的雀舌和粗糙的男性舌头搅到一起,美人儿的T恤衫被推了上去,奶罩也随即被解开。两只坚挺的乳房落到粗手里,被摩挲,被捏弄,被任意改变着形状。
  须臾,老吕左手伸下去,向腰肢滑动,右手分出大拇指和中指,分别按住两只乳头一阵揉动。美人儿受到刺激,舌头舔动着老吕的下巴,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
  老吕的左手伸进了美人的裙子里,把小内裤往下褪了褪,爱抚着白嫩的小屁股,一阵揉搓,然后从臀部后面摸到了桃源花径,食指不断挑动着大小阴唇,洞口的爱液瞬间濡湿了来犯的异物。
  老吕把粘着爱液的手指抽出,伸进了美人的檀口,引导着她的吮吸。看着美人追逐着手指的淫荡模样,心旌荡漾。老吕把嘴唇凑了过去,和她一阵舌吻,随后沿着脖子往下,舔抵着性感的锁骨和肩头。
  随后跳过T恤衫,直接把脸埋进了诱人的乳沟,粗舌在她两个红豆般的乳头上各自流连一番,就继续征程,占有了平坦的小腹,并在她的小肚脐上添了两下。
  老吕抬起头,分开美人儿的双腿,把白色蕾丝内裤脱下,一头又扎进了美女诱人的私处。美人阴毛不多,尤其是外阴唇旁边只有聊聊几根,老吕从嘴唇含住一根,向外拉扯,换来的自然是美女兴奋的呻吟。
  老吕突然狂了起来,在美人儿的大腿根部、阴阜、阴唇等处一阵疯狂舔弄,最后吸住了小豆豆,用牙齿啃咬。疯了一阵,老吕再也忍受不住了,感觉自己那根驴货就要造反了。
  他解开腰带,把裤子和内裤一并褪到脚跟,挺着昂扬的阴茎,对准肉穴,一下刺进了那个诱人的蜜壶。随着两人同时一声轻叫,玉杵终于进去了大半。
  内部的腔肉和龟头及肉杆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享受着温暖和湿润,玉杵继续向里挺进,很快到了尽头。因为长的有些过份,不免还有根部露在外边。
  「啊……啊……干爹,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哦……」龟头抵着子宫口,感受着美人儿底下小嘴的吸吮之力,爽的无以复加。
  老吕抽出了一段,在插进去,如此往复,终于在十几下之后,把整个玉茎完全刺进了蜜壶。
  「啊……干爹,你好长,搞死人家了。」嫩白的小脚丫自然而然的夹住了老吕的腰。
  美人的呻吟,在老吕耳中有如天籁,刺激着他逐步加快了挺动的频率。采用八浅二深之法享用着美人儿的美穴,同时不段和她热吻着,双手也时而爱抚乳房,时而摩挲美背。
  抽了一二百抽,老吕这次换了方式,加大了抽插的幅度,每次都退到阴  美人儿的呻吟都变了声调,逐渐高亢,随着一声「死了……死了……」,终于达到了性交的第一次高潮。
  老吕缓了缓劲儿,把美人双腿抗在肩头,随后又再度猛烈的运动起来。干的美人儿全身酸软无力,一二百下之后达到了二次高潮。老吕抽出鸡巴,让美人儿跪伏在后座位上,以后入式开始了新的征伐。
  美人儿哪曾经历过这种鸡巴,一波一波的快感不带停歇的,高潮不断,延续时间也常。不多时,美人儿的前半身子被干的伏在了毯子上,头部顶着车门,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老公,干爹」,连整个车子都抖动起来。
  此时外面经过一辆巡逻警车,一个年轻的小警察兴奋的对旁边的中年警察说:「王哥,你说那辆车是不是有人在玩车震啊?
  那王哥懒洋洋的回复:「那是肯定的啊,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富人在享受野战。我说小李啊,咱俩赶紧离开,免得人麻烦。
  「切,王哥,咱们看会儿怎么了?一个开帕萨特的最多也就是个小老板,咱就是拉开车门看他也没办法啊。」小李表示这自己的不屑。
  「要不说你年轻呢,哥今天告诉你记住咯,那车虽然是大众,但是却不是帕萨特,刚路过的时候我看了车屁股,那是纯进口的辉腾,办齐差不多200万人民币。开这种车的人,那才真是低调的奢华。哎哎哎,你这是咋开车呢,怎么咱的车都抖了?
  「对不起对不起,王哥,我刚才被你的话吓到了,原来这车这么值钱啊。
  「那可不,以后眼睛放亮点。开辉腾的人,那才叫真牛逼,但是人家很低调啊,这样的人才真正惹不起。你看那些开着卡宴咋咋呼呼的,其实充其量就是暴发户。
  「行行行,我知道了,那咱俩赶紧去别处转转吧,别惹人家不高兴。
  「嗯,我跟你说啊,当年我刚上班的时候啊……」老警察给小李传授着经验,远离了这辆依然在抖动的辉腾。车内,老当益壮的老吕又把雨嫣给翻了过来,再度架着一对玉腿,肆意操干着身下的美人。
  雨嫣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高潮了,迷迷糊糊的挺动着腰身,迎合着男人的抽插。突然,雨嫣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吕顺手给按掉,开玩笑,这时候接个毛电话啊,太煞风景。但是手机又响了起来,老吕再度按掉。
  当手机第三次响起的时候,老吕直接把它关机了。随后老吕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冲刺,在雨嫣已经变了声的叫床声里,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美人的子宫,宣示了最终对这块领地的占有。美人也在老吕最终射精的瞬间,一并达到了高潮。
  老吕伏在美人儿身上,不时轻吻她的樱唇和面颊,说着款款的情话,告诉她自己多么的喜欢她,多么享受刚才的快感。美人儿听着,突然流出眼泪来。
  老吕见状大惊:「宝贝,是刚才把你弄疼了吗?怪我,刚才有点太激烈了。
  雨嫣没有答话,眼泪还在不断的流出。老吕吻着她的眼泪坐起身,把她抱在怀里。
  哭了一会儿,美人说:「谢谢你,干爹,你让我真正体会了做女人的乐趣。今天有这一次,我也知足了。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说的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
  老吕爱怜地把她紧紧拥住:「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你这么好这么完美,如果不是顾忌世俗礼法,我上次早就接受你了。
  雨嫣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你喜欢我怎么还不接受我,我上次准备把第一次留给你的。现在处女身被别人占去了,我恨你,恨你为什么连我那一点愿望都不能满足。
  老吕只好继续哄她:「对对对,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知道珍惜。不过我不在乎你不是处女,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对你,让我来保护你,疼惜你。
  「晚了,干爹,我现在不是那个纯洁的雨嫣了,我已经被玷污了,我是个肮脏的女人了。
  老吕一直察觉雨嫣有什么苦衷,想起刚才花姐的话以及雨嫣的倾诉,老吕的心沈了下:「说,那个欺负你的男人是谁?
  雨嫣身子一颤:「你,你怎么知道有人欺负我?没,真没有的。「说着,雨嫣就想起了什么,赶忙去拿手机看时间,发现关机了,于是就按了开机键。刚一开机,手机铃声再度响了起来,她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身子不断的颤抖,露出恐惧的神色。老吕不露声色的抢过手机,按了免提接听,里面一阵厉声训斥:「你个臭婊子,居然敢不接我电话?看来你是不想活了,马上给我过来,不然明天我就把这两天给你拍的淫荡视频发到网上去,让你和你的家人都身败名裂!老吕听着听着,眼神逐渐犀利起来……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